文章转自《战略财务》杂志

 

  

作者:Daniel Butcher,IMA财经编辑

  在确保公司充分应用数据分析以及其他新技术、重塑财务职能方面,Sprint和Trintech公司的CFO发表了各自看法。

 

 

  在新冠疫情给世界带来前所未有的挑战之前,许多CFO就在加速推进新技术、人工智能(AI)和机器人流程自动化(RPA)的应用,以期化解组织痛点、提升效率。美国电信服务供应商和无线运营商Sprint公司CFO Andrew Davies和独立软件供应商Trintech公司CFO Omar Choucair,就技术进步对财务职能的影响分享了各自看法。

 

  SF:CFO如何顺应技术的飞速发展?

 

  Davies:进财务行业之初,我的工作职责主要是生成信息,并处理使用和分析信息方面的事务。其实在我们讨论过去两三年发展起来的高级分析技术和AI之前,企业在技术方面的投资及其对财务职能的影响上,就已经出现了显著差异。举例来说,20年前,我在通用电气公司担任财务运营经理,当时我所做的一些工作实际上比Sprint等其他大公司如今所能做到的还要超前。

 

  通用电气等公司很久之前就开始构建共享服务中心、集成公司资源规划(ERP)系统、集成规划架构、数据仓库等。财务职责也逐渐从基本信息生成、单纯的簿记员和管家式职能,转向了更有价值的工作,如销售支持乃至提供战略指导。眼下所发生的事情——新冠疫情重创全球经济——只会促使财务部门加快向更具战略性的领导者和业务合作伙伴角色转变。你看到现在有些公司已经被其他公司甩在了后面,公司之间出现代差。通常,掉队的公司同样拥有非常成熟且长期为公司服务的团队,但这些团队未能跟上全球技术的发展,使得代差进一步扩大。这可能让财务从业者感到不安,因为我们喜欢和数字打交道并从中生成信息,而这给了我们一种错误的控制感和价值感。

 

  如果你在生成信息或者你觉得自己掌控着信息,那么,你会比公司中的其他人更了解公司情况。现代财务部门的工作需要透明化,与其说是与其他部门分享信息,不如在其他部门获得信息的同时成为该信息的共同负责人。一些世界级财务部门已经大力投建共享服务中心,并广泛使用数据分析技术。如果你是一家公司的CFO,你会发现因对会计和报告事项没有任何控制权,拿到财务报告的时间与其他部门是一样的。

 

  Choucair:过去几年里,CFO职责范围内出现了相当多的技术变革。这些技术解决方案正在为CFO职责中许多重要又常规化的工作提供支持,包括财务规划与分析(FP&A)、财务结算、人力资源采购、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报告等。此外,技术的投资回报率非常可观,让CFO得以用自动化工具取代手工(有时是低效的)流程,快速实现财务效益。

 

  新冠疫情也鼓励或者迫使CFO进行调整,而且一些公司确实比其他公司在虚拟结算方面准备得更充分。我们关注的是CFO的职责,但这显然影响了公司各个部门。幸运的是,我们公司所从事的业务之一便是协助其他公司进行虚拟结算,所以我们在必要流程和技术方面做好了准备。遗憾的是,我认为许多公司可能还没有做好充分的准备,而且不具备相应的流程和技术来支持稳健的业务连续性计划。

 

 

 

  SF:影响财务职能的技术有哪些?

 

  Davies:我想说的是,更为先进的ERP系统、规划、架构和数据仓库已经在影响财务职能,并且这种影响至少已经持续了15年。20年前,共享服务中心已投入使用——将所有管理报告集中在几乎完全以业务为重心的财务职能下进行分析。这些技术可能在未来10年,更确切地说未来5年影响财务职能,对于我所处的消费型行业的财务职能尤其如此。因此,我目前(在电信行业)正面临的现实情况是:当我们开始考虑应用实时分析和AI技术时,我们实际上每天与客户进行着百万笔交易。

 

  我们可以运用分析技术来了解客户行为……但在实时分析和AI技术应用方面存在着这样一个问题:相比市场营销或其他部门,财务部门需要进行多少数据处理?这一点的确会影响到未来财务职责的变化,以及财务部门与公司其他部门打交道的方式。

 

 

  Choucair:为使CFO职责范围内的手工处理流程自动化,许多软件即服务(Saas)供应商已投入数亿美元。咨询公司高德纳开展的研究表明,智能应用程序对于CFO职责来说将变得非常重要,因为其正着眼于企业软件和使目前所使用的手工流程自动化。RPA是一项新兴技术,与AI相结合使用,不仅可以减少许多单调乏味的流程,还可以利用机器学习算法来研究数据随时间变化的趋势、识别异常并根据相关风险来使工作流自动化。CFO、财务总监和FP&A主管正研究如何从这项新技术中获益,这非常有趣。

 

 

  SF:CFO如何指导公司的技术投资?

 

  Davies:这在某种程度上取决于公司的规模。在中小型企业中,CFO常常要负责信息技术方面的工作。如果某个特定业务运用的信息技术与后台部门关系更大的话,情况更是如此。大型(电信公司)则与之不同——我们的IT部门非常庞大,技术部门甚至更大。但CFO需要对技术有深入的了解,他们不必成为程序员或其他类似技术人员,但肯定要很好地了解现有各种技术工具,并与首席技术官(CTO)和首席信息官(CIO)建立良好的合作关系。

 

  例如,我们有一个资本投资委员会,因此,CFO需要让财务团队全面参与评估技术对业务的影响——无论是简化流程,还是更快、更高效地收集信息来支持决策——进而明确技术带来的种种好处,以便作出业务决策。

 

  幸运的是,我一直在与技术打交道。了解技术应当成为CFO履职的一个基础——他们的确有必要了解与其职责相关的技术。

 

  Choucair:从全局角度对技术进行评估是非常重要的。我们一直热衷于实施可以帮助公司实现全面转型的解决方案,着重关注订单到收款(order to cash)、账单(或票据)到收入(billing to revenue)和市场进入(go-to-market)。无论是客户关系管理(CRM)营销平台还是后端系统,在市场进入战略背后都有大量的技术支撑。我认为应该在项目前期投入尽可能多的时间,并高度重视流程图和文档编制。从整个项目看,公司在前期投入的这些时间会带来丰厚的回报。

 

  SF:技术如何解决CFO的痛点或助其应对挑战?

 

  Davies:技术非常重要。如果没有合适的技术,我将寸步难行;如果没有一套良好甚至基本的ERP系统,我就得花几个月的时间来结账。因此在我看来,财务职能作用的发挥取决于所应用的相关技术。这就好比驾驶一辆只配有1.0L四缸发动机的赛车,肯定跑不了多远。所以,对我来说,技术是极其重要的。

 

  在部署技术时应谨慎。你需要确保技术能够满足公司需求。理想情况下,技术要一经投入就能满足公司需求。我注意到许多公司使用技术的基本部分或软件的基础功能,然后根据自己的业务需要进行定制化开发,但最终都失败了,这在风险管理和合规环境日益变化的情况下尤其多。

 

  我听说并且亲眼目睹了一些公司过度设计ERP系统的惨痛经历。在萨班斯-奥克斯利法案(SOX)颁布后,这些公司遇到了大麻烦,因为从SOX法案的角度来看,这些公司缺乏足够健全的控制流程。而要解决这些问题需要花上数年时间。因此,技术固然重要,但还是要足够谨慎,不要过度设计系统,并且必须确保购买和部署的是能真正满足公司需求的技术。另外,还要避免使用相互冲突的技术。比如,我看到一家公司使用提供报告功能的ERP系统,随后,该公司在此基础上又增加了一个报告构架,此外,还部署了一些实时网络安全软件,这些软件也可针对特定客户交易提供报告。而有了这么多不同的报告功能后,公司反而不知道到底该用哪个了。所以,在技术部署方面,保持足够谨慎是非常重要的。

 

  Choucair:CFO有绝佳的机会来改进所应用的技术。对每位CFO而言,其最终目标之一就是生成可靠的财务报表,而实现这一目标需要提高信息处理的效率和有效性,同时节约成本并有望降低公司风险。如果你和大多数CFO交谈,他们通常会这样说:确保财务报告的准确性,并向公司其他部门传递这一信心。

 

 

  CFO必须利用技术所提供的巨大机遇,淘汰众多不同的手工系统,升级系统;利用技术清理前端流程,提高财务报告质量,提升总体效率以及流动性预测能力。